欢迎您来到北京学信信息科学研究院官方网站!学科院学信院
北京学信信息科学研究院(学科院)-logo
当前位置:首页 > 成果刊物 > 发展趋势 > 列表

近年来文学类学术期刊的发展趋势及反思

来源:   评论:0    2014-02-20 22:31:04   点击:
        文学期刊是探讨文学创作、开展文学批评、交流文学思想、引领文学思潮的一个重要平台。“一本好的文学批评期刊,对这个时代的文学批评乃至对这个时代的文学创作是非常重要的,它会真的影响到作家的写作,关系到批评家的成长,甚至他的批评立场”。[1]但是随着近年来市场经济的不断渗入,经济利益的诱惑和驱使,一些文学批评期刊躁动不安,想尽各种办法,大踏步地走向市场化,尽快实现经济利益最大化,直接导致办刊质量越来越差,文章篇幅越来越短小,刊物越办越厚。这种办刊理念惟经济利益为首,甚至出现典型的权钱交易,这严重影响了当前的文学学术生态。我以为,文学类学术期刊,既要适应市场,又不能完全迎合市场,否则在学术争鸣、办刊特色、创建品牌学术刊物上就会大打折扣。就笔者所了解到的国内当前文学学术期刊发展趋势而言,其办刊策略虽然活跃了学术探讨的氛围,扩大了学术交流平台,但一些刊物的办刊理念和办刊质量明显存在一些问题,给学术界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同时,一些高校重点学科创办的集刊以及相关院校的内刊又从某种角度上活跃了学术氛围,为学术提供了真正交流的平台。

一、挂羊头卖狗肉:纯文学期刊“学术化”
       本来以文学为主的纯文学期刊是播撒人类精神种子的艺术园地,传承人类精神产品的载体,但是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运行,逐渐走向了艺术的商品化权钱交易的境地。目前我国的纯文学期刊在不能养活自己的前提下,除了依靠发行销售额、广告收入和寻求与企业合作外,还主要来源于高额的版面费养活期刊的生存,这就势必引起一些“颠三倒四”的文学学术类文章偷偷浸入了文学刊物的艺术内体,无形中增加了办刊方的经济效益。
       当前,据笔者不完全调查到的纯文学刊物严重倾向“学术化”主要体现在这些:《飞天》、《山花》、《作家》、《大家》、《长城》、《山东文学》、《时代文学》、《安徽文学》、《东京文学》、《文学界》、《剑南文学》、《青年作家》、《北方文学》、《神州》、《当代小说》、《文艺生活·文艺理论》、《散文选刊》、《星星》。这些纯文学刊物都伴有自己的另一个伴侣——提供发表学术论文的下半月理论刊物。《飞天》、《山花》、《作家》、《大家》、《长城》、《山东文学》、《时代文学》凭借着自己是北大中文核心期刊的优势,竭尽全力捞取财富,创办下半月理论刊物,收取高额版面费。《山东文学》在文学学术类稿源紧缺的情况下,一些非文学类的学术论文也照收不误。一些省级期刊每期刊发拙劣的文章篇幅多得吓人,少则几十篇,多则几百篇。比如《安徽文学》的理论版2010年第12期刊发176篇文章。《剑南文学》理论版201010期刊载175篇文章。这种省级期刊一般一篇论文两个版面,收取600元版面费不等,作为月刊,我们可以想象这笔经济收入的可观性。有的期刊懒得组稿,就直接收取转刊费用,把下半月刊的理论刊物纯粹“打包”卖出去,租方负责组稿、编审、印刷、收取版面费等,“这样的学术期刊实际是利用国家特别赋予的出版权在与作者方交换打着‘版面费’名义的金钱,是典型的权钱交易,属于学术期刊的权力寻租范围,而不是学术期刊商品化”。[2]有的纯文学北大核心期刊,为了保持本刊物的质量、良好的信誉和稳定的读者群体,打出了名家批评栏目,比如《山花》A版,开设有批评立场栏目,每期拿钱邀请一两位在当代文学学术界有名望的批评家按照编辑部的要求撰文。《长城》在纯文学版也开设了经典作家重释和文本与历史比较有特色的两个栏目,专门请批评家组织栏目话题,然后请自己的博士生写相关的论文,论文篇幅都很短小,多为浮光掠影似的畅谈,难以体现出一种学术理念和价值的剖析和探索。从2008年起,《山东文学》失去了北大中文核心的优越感,于是,整顿了每期一半是作品一半是理论的窘态,发表的理论也相对减少,从2011年第1期起,每一期都有由有一定学术影响的研究者组织研究专辑,比如,2011年第2期开设有红色叙事研究小辑,2011年第3期开设有当下山东女性小说创作四人谈,并在前面附有编辑的编前语,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改变了《山东文学》之前组编的混乱局面。但是,当前整个文学期刊的转型已经成为一种趋势,除了影响很大的《收获》、《当代》、《十月》、《人民文学》、《花城》等几家期刊保持纯文学的阵地外,其他几乎都受到市场经济的污染,顺应了市场的转向,“文学期刊的这种学术化倾向,在很大程度上损害了文学期刊本身的品牌,也造成了文学期刊对文学作品的边缘化现象,毫无疑问使得文学期刊失去自身文学的基本立场,对文学期刊的可持续发展埋下了危机”,[3]同时,也泛滥了学术研究的氛围,破坏了文学学术研究的生态场域,无形中也严重影响了纯文学的健康发展。
对于纯文学期刊严重“学术化”倾向,我们应该给予坚决抵制,应以注重纯文学的质量不断提升为基准,文学期刊的职责就是培养扶持文学新人,担负起文学创作的潜力的重任,继续刊发名家的一些高质量的作品,培养读者的审美情趣,发扬时代主旋律的文学风尚。即使当然针对期刊上发表的文学作品,做一些评论,也无可厚非,比如由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主办《作品与争鸣》的“作品”与“争鸣”就结合的很好,方向定位准确,这不仅能够提高作者的写作水平,同时也能够帮助读者提高文学鉴赏能力。

二、兵分两路:文学学术刊物扩大阵容  
       由于受到各种因素的制约,一些文学类纯理论期刊的版面非常有限,但稿源的丰富,经济利益的诱惑,促使他们想方设法向上级主管部分申请扩大刊物的容量。导致的后果是很多学术期刊越办越厚,学术水准越来越差,版面费收得越来越昂贵,为学术界不齿。进入新世纪来,一些纯文学理论期刊不论是在装帧设计还是在栏目主持;不论在期刊的页码,还是在期刊的运行周期上,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比如《名作欣赏》,在之前是读者所看好的欣赏性文学刊物,体现出通俗性和易读性。但是近来,作为办刊的主要策划者大胆地进行期刊改制,在保留《名作欣赏》欣赏性不变的前提下,把原始的这个期刊改为上半月刊,然后创办了理论性的《名作欣赏》下半月刊。2009年初,把以前中学版改为学术版,于是就把欣赏性的《名作欣赏》改为上旬刊,中旬刊改为主要刊登外国文学、中国古典文学、中国现代文学方面的理论性文章,下旬刊改为主要刊登中国当代文学的理论性文章。为了保持北大中文核心期刊的地位,上旬刊主要邀请一些名家胡乱写一些鉴赏性的文章,完全脱离了以前那种大众化、雅俗共赏的欣赏性的写作套路,很多都是应制性的造作,很少能体现出学术性、思想性、欣赏性的审美愉悦心态。针对发表在上旬刊上的论文,每年进行年终评奖,打造声势,同时,还给这些特请的批评家较为丰厚的稿酬。下旬刊和中旬刊的稿源主要来自于高校教师和在校研究生,但是要收取较高的版面费。向在本刊发表学术论文的作者方收取发表费用,每一千字按照350元计算(从2011年开始,每一千字450元),一般都在二、三个版面不等,每一期容纳70多篇文章,这使得一些优秀的综合性长文只能望而却步。不过《名作欣赏》(中下旬刊)也有自己的选稿特色和选稿要求,主要针对一些“名作”做出欣赏性解读的文章就给予用稿,对一些综合性的论述文章一般不予采纳。刊登的一些文章虽然篇幅短,但也能够透露出当前文坛创作的整体状况,在一年两千部左右长篇小说,不计其数的中短篇小说出现的情况下,让我们及时了解分享一些作品的审美趣味和创作动向。
       《文学教育》于2005年由《白桦林》杂志改名而成,后由华中师范大学《语文教学与研究》杂志社主办,“以文学的内容进行教育,以文学的手段进行教育,以文学的姿态进行教育”来作为自己的办刊宗旨,编辑栏目内容庞杂,尽耍花样,以此蛊惑人心。该刊很快改为旬刊,承诺投稿者每稿必复,并且邀请了国内相关专业的一些名家名人做顾问或者编委,要求名家名人写一些短小文章,给予相应的报酬,企图打造办刊的声势。他们提出“以质取稿,不薄新人”骗局,实则在于收取不菲的版面费,为那些急于评职称老师、毕业的在校学生提供出路,实现了名利双收。笔者有一次试着发了一篇很糟糕的文章过去,不到两个小时就给予回复用稿。在《文学教育》上发表文章,要求每版(约1700字)以赞助费300元的名义收取版面费,公开提出“以赞助版面费的形式发表文章,必须以作者自愿为前提,编辑部毫不强求。如果作者不愿意,可以弃权”的无奈要求,可谓胆大包天。《电影文学》于2008年由月刊改为半月刊,页码大增,和前面两种期刊毫无二致,每期刊登的文章数量多得惊人,篇幅不超过三个版面,他们见钱眼开,只要作者写的相关文章并且支付版面费来稿必刊登。
       另外,一些有影响的纯学术刊物虽然没有像前面例举的刊物那么耍赖皮,但也做了很大的动作,这固然也出于当前文学学术争鸣的需要。《文艺争鸣》在2007年由双月刊改为月刊,其中单月刊主要刊载中国当代文学方面的理论文章,双月刊保持不变。从2011年开始,《文艺争鸣》又改为半月刊,上半月刊主要刊登文学学术类,下半月刊主要刊登艺术类文章。令人值得思考的是,《文艺争鸣》下半月刊艺术版在今年出了七期后,居然停刊。《小说评论》虽然保持双月刊的坐姿,但是页码由原来的96页扩张到160页。《当代文坛》由2005年的112页扩涨到后来的128页,2009年第5期扩为144页。还有就是2011年,三家很有影响的纯文学学术刊物也发生很大变化。《民族文学研究》由季刊恢复到上世纪80年代的双月刊。《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改为月刊,以前只刊登现代文学方向的理论文章,现在容纳了当代文学的相关文章。《文艺评论》也于2011年由双月刊改为月刊,双月为国学版,主要刊登古代文学的文章,单月刊登中国现当代文学、文学理论及其艺术研究类得文章。《当代作家评论》也在原来160页得基础上增加了40多页。《当代作家评论》有自身的编辑特点,内容主要设置了批评家讲坛、文学批评论坛、作家作品研究、辽宁文学评论、作家专辑研究以及文化视界、新作网页等栏目。我们从栏目的设置可以看出,这个期刊带有很大的学术前沿性探索眼光,善于挖掘潜在的作家和青年批评者,注重展示批评家的个性和艺术旨趣。[4]另外《民族文学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注重批评视域的开拓性和学术的敏锐性,同时也兼顾理论性,以优稿取胜,不需要版面费,另给稿酬。其他几个有影响的学术期刊都要收取象征性的版面费,当然特邀批评家除外,这也是为了保持期刊办刊质量和学术影响迫不得已而所为之。
       如果文学学术期刊毫无顾忌地扩版扩期扩页码,不注重学术内涵,这势必会严重影响了当前的学术生态。当然因地制宜的改版也是顺应当前学术研究态势的需要,比如《当代作家评论》、《南方文坛》、《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等。但是也有大部分文学类学术期刊趁机捞取钱财,把期刊办得越来厚,出版周期变得越来越短,文章篇幅越来越小,也会导致期刊质量的降低,逐步走向商品化倾向,“学术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而为其发表论文的行为由于以金钱而不再是论文的质量与学术水平来作为取稿、发稿的标准,以敛财而不是弘扬学术为主要目的,已严重背离了学术期刊的公益性,侵犯了学术期刊主办者职务活动的公正性与廉洁性”[5],也容易造成学术界的混乱,导致学术腐败,学术风气不纯,拉帮结派,使之走向惟经济利益至上,惟关系至上的恶性循环死胡同。

三、特立独行:以书代刊、内刊营造学术氛围
       纯文学期刊理论版和文学学术期刊办刊必须向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申请到刊号,才能够公开发行,否则视为违法。但是当前在学术圈子里浮现出以书代刊和内刊的现象。以书代刊,是在申请期刊号难以解决的前提下,直接向相关出版社“求救”,以书号的形式来刊发相关文学类学术理论文章。内刊是不需要申请期刊号,也不向出版社申报书号,直接向当地相关部门申请准刊号,允许该刊内部发行、传阅。对于以书代刊和内刊的出版经费,基本上由相关学科或者学校提供。
       目前国内文学类以书代刊的刊物多达几十家,基本上由高校的一些国家重点学科主管或主办,力挺打造学科优势,营造学术氛围,凸显学科研究实力。实际上,以书代刊和内刊的出现,并不是以经济的盈利为目的来策划、组稿、编辑和出刊的,而且编辑部还要给相关作者一定的“辛苦费”。他们大多是出于学科建设和发展的需要,以便创造学术影响,声张气势,打造学术团队,体现学科优势,显示地方学术特色。比如由四川大学中文系、现代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中心主办《现代中国文化与文学》,巴蜀书社出版。卷首语题为《我们的理想,我们的境界,我们的方式》,其中李怡教授认为这是国内出现的第二种以现代中国文学为研究对象的学术性读物。同时他还认为本刊以巴蜀地区为基点,通过对巴蜀文化区域文学和文化精神的发掘,从总体上推动中国文化与文学的研究,从而巩固和发展中国现代文学的西部阵营做出贡献。在创办以书代刊和内刊过程中,都有明显的办刊宗旨、要求,特别注重栏目的安排编制,刊登学术文章,力求新颖,兼具思想性、学术性、探索性、批判性于一体。
       由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主办《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学刊》,提出的办刊宗旨:扎实和创新。该刊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于2007年创刊。同年创刊的《现代中国文学论丛》,由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主办,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从刊出来的第一辑可以看出,除了黄曼君的一篇前沿外,所有的文章都是有关于现代文学的作家作品、综合专题性研究,并且这些文章都是以前在公开刊物发表过的。比如黄曼君《中国现代文学经典的诞生于延传》于2004年第3期刊发在《中国社会科学》上,作为“开门红”,这或许正是为了体现学科办刊的优势力量所在。另外类似的还有南京大学新文学研究中心主办的《文学评论丛刊》,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主办《东方丛刊》,山东师范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重点学科主办《现代中国文学论坛》,河南大学主办《汉语言文学研究》等等,这些以书代刊都有相应的办刊宗旨、书刊号和主办单位,也有优质的稿源,体现一种精英化的办刊理念。但是这里也有一个问题,以书代刊是以书号的形式来办期刊,通过出版社发行上市,这是否得到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许可,也是一个值得认真琢磨的问题。
       内刊最先主要源自于企业兴起的一种刊物,在于打造一种企业文化,塑造企业聘票,不能公开出售,但可以公开赠阅,这是内刊与市场上公开发行的文学类学术期刊的根本区别。文学学术类内刊没有刊号,只有通过相关部门批准的准印证号才得以印刷、流通,注重封面的精美设计,体现一种学术文化内涵,与企业侧重于大众化、时尚化的内刊相比也有很大的区别,前者凸显学术性。当前,据不完全统计,国内的文学学术类内刊有十多种,笔者最为熟悉的主要有三种内刊。由西南大学新诗研究所主办的《中外诗歌研究》,从1986年创刊到至今。重庆三峡学院文学院主办《何其芳研究》,中国海洋大学王蒙文学研究所主办《王蒙研究》。就以《中外诗歌研究》而言,每一季刊的信息含量很大,以2011年第1期为例。开设的栏目主要有雷抒雁专辑、诗学广角、诗学文摘、诗坛信息。诗学文摘主要是转载其他公开发行的学术类期刊上的有关诗歌最新探索领域的诗歌研究和批评。诗坛信息主要以扫描似的镜头对当下诗歌颁奖、诗歌会议、诗学论坛、诗歌诗学研究出版等话题以新闻的形式出现。这无疑是我们了解中国当下诗歌研究动态的一个很好的内刊。
       针对当前文学学术期刊出现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我以为,不要一味依赖学界提出的“由单纯的‘学术型’向‘学术兼经营型’转轨”[6]为导向,因为创办任何一种形式的学术期刊,应该以质量来维持生存,以质量求发展,进而打造出学术研究新态势,塑造良好的学术生态环境。学术期刊的市场竞争不是经济效益的竞争,而是办刊质量的竞争,如果一味钻入市场的空子,捞取版面费,就会出现庸俗化的学术潮流,从而扰乱我们神圣的学术研究圣地。之所以造成这一根本原因主要在于当前高校职称评定和学术地位的奠基都是以刊发学术文章的数量和刊物级别来衡定,同时在校研究生必须得以在公开刊物发表与相关学科的论文才准予毕业,这就驱使高校老师和在校研究生不惜代价寻求刊物发表文章。据此,我以为相关教育部门应该取消以学术文章来论“人”的学术影响和地位,同时有必要取消在读研究生必须发表论文的强制性要求。同时,即使要考虑到单位员工的腰包鼓一些,也要以办刊质量为最高标准,也就是在“学术期刊所谋求的经济效益应当是一种建立在学术水平稳步提高、以至学术影响日益扩大、从而能够吸引越来越多的社会关注、以获取源源不断的经济收入的经济效益, 而绝对不是一种行走在法律和道德的刀口上、以牺牲学术尊严与学术水平为代价的短期经济收入”[7],这或许也能为学术界所容忍。但那种高额版面费的出现和日益蔓延势必导致教育产业化在科研方面的严重异化,甚至导致学术腐败,我们的相关部门,也应该给予严厉的打击和纠正,重塑良好的学术科研生态基地,或许,我们的文学学术期刊所出现的不良现状会获得一定的转变,办刊质量也会相应得到提高。

2013 - 2018  北京学信信息科学研究院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14002828号      公安部备案:11020015168号   法律顾问:德鑫律师事务所

学术课题管理处:建外SOHO 12号楼(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9号)  学术课题评审委:中关村科技贸易中心(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18号)  

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华德中心广场B座0302室 0351-8339203、8339205  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绿地中央广场A栋2208室 0531-82349096、82349087   

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石家庄第六中学礼堂 0311-80851767、80790992  河南省:郑州市 管城区 紫燕华庭B座1603室 0371-61312611、61312612   

E-mail:service@xky.org.cn  邮编:100005  Tel/fax:010-81770644